当前位置:首页 > 中心动态

西班牙梅西亚大学社会人类学教授克劳斯·施利维尔来中心讲学

来源:民研中心 | 日期:2018/4/3 20:33:02 | 阅读量:

2018年3月30日晚7时,西班牙梅西亚大学社会人类学教授克劳斯·施利维尔博士在衡山堂425报告厅做了题为《经济人类学的若干思考》(Reflections on Economic Anthropology)的讲座,周传斌教授主持,宗喀·漾正冈布教授、李正元副教授等中心师生数十人参加讲座并做学术互动。

施利维尔教授从马克思主义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的理论入手,从经济人类学视角研究欧洲及其他国家的微观经济现象,尤其是传统小商品经济和个体经营者在国际、国内资本主义影响下所面临的困境。

施利维尔教授首先讨论了马克思主义视阈下的有关资本主义发展的理论问题。他认为,可以从水平的(外部的)、垂直的(内部的)两个方面来入手讨论经济问题。在水平的层面,所有国家都存在于国际体系当中,在劳动力研究中应该引入民族(nation)、社区(community)等视阈加以观照。在垂直的层面,国家内部存在着阶级等社会分层,国家力量涉入到了各种社会主体和家庭当中。马克思主义理论正是在上述垂直的层面介入相关研究的,即有关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理论可用于讨论国家内部的劳资问题、社会分层问题等。

其次,施利维尔教授认为,经典马克思主义关于剩余价值学说、五种社会形态更替的理论是一个很好的分析起点,可以将之与人类学家观察到的复杂的社会现实相参照。因此,适当运用这些理论模型,可以更具有解释力。例如:多种生产方式是可能在一个社会里同时并存的。封建主义生产方式主要存在于欧洲的乡村,同时期的城市当中则可能存在亚细亚生产方式;而封建社会内部也可以包含资本主义的萌芽。同样,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可以划分为原始资本主义(proto-capitalism)、物权资本主义(owner-capitalism)、金融资本主义(finance-capitalism)等不同类型和时段,同时其下也可以包含个体经营者和小商品经济等。

最后,他集中以人类学田野工作案例分析了金融资本主义时代的个体经营者和小商品经济(简单商品经济)。他认为,剩余价值的概念建立在“购买工作”的基础上,即工人把自己的工作技能和时间出售给资本家。但在个体经营者和简单商品经济中,基本不存在“购买工作”的问题,经营者自己既是管理者也是劳动者,不产生对剩余价值的剥削。这种生产方式至今仍普遍存在于世界各国,简单商品经济与资本主义的竞争是经济人类学家关注的一个基本问题。他分别以西班牙的葡萄种植业、老挝的稻米种植业为案例,进一步讨论了这个问题。

西班牙葡萄种植业与当地的自然环境、历史传统、国际资本体系等都有密切的关系。一家一户的个体葡萄种植户是该地区的传统生产方式,但在今天国际资本主义体系下面临困境。一方面,年轻人不愿意再从事祖辈的生产方式,导致劳动力无以为继;另一方面,大企业的进入进一步打击了传统的个体经营者。资本、市场、口味、劳动力等多种因素共同影响着西班牙传统的葡萄种植业的发展前景。

老挝乡村的稻米种植者,也受制于当地的自然环境与当代国际资本主义的渗入。农民传统上在河谷种植稻米,同时在山地用“刀耕火种”方式加以补充;但自然条件的制约造成了格尔兹所言的“农业内卷化”,小农经济不可能有突飞猛进的发展。老挝政府引进了国外资本,允许其承包土地开展经营,这就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传统小农经济的延续。在一些案例中,国际资本支持的大规模棕榈种植园的出现,导致了农村小农经济的破产,原来的个体经营者(农民)变成了出卖劳动力和时间的雇工。

在结论部分,施利维尔教授总结出经济人类学研究中的几点感悟:

1.要考虑到金融资本流动产生的影响;

2.关注经济活动背后的社会与文化维度;

3. 把社会的复杂性加以通盘考虑;

4. 尊重生活方式的多样性;

5. 应该为研究者、研究地点设计适合的、有益的生活方式。

可以说,经济人类学家正是通过自己的田野工作案例,以人类学特有眼光做整体性的、文化相对论的、“文化持有者内部眼界”的研究,并为研究对象的选择、政府决策等提供参考。

(周传斌记录整理)


克劳斯·施利维尔教授简介


Klaus Schriewer克劳斯·施利维尔

Professor Titular for Social Anthropology 社会人类学教授

University of Murcia 梅西亚大学

Jean Monnet Chair at the University of Murcia (2011-2014) 曾任让·莫奈讲席(2011—2014)

Director of the Centre for European Studies of the University of Murcia 梅西亚大学欧洲研究中心主任

主要研究领域:

一、人与自然(the relation nature-human beings),尤其是森林与景观的文化维度(the cultural dimension of forest and landscape)

二、国家与文化(state and culture),包括欧盟研究

三、用生产方式(modes of production)和生活方式(life-mode)的理论研究经济人类学与劳动力文化(cultures on labour)

四、丧葬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