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争鸣

王雨:邪教的特点和产生原因——山东“全能神教”的调查与分析

来源:西北民族研究 | 日期:2017/6/22 12:12:21 | 阅读量:

作者:王雨,宁夏区委党校社会与文化教研部讲师,博士

发表于《西北民族研究》2017年第2期,引用请查找原文。


摘要:本文通过对山东“ 全能神教”的实地调研,以这一个邪教组织为例,分析和总结了邪教的一些特点和产生的部分原因。这两个组织在信仰上具有排他性和反社会性的特点,在组织上具有神秘性和层级性的特点,在活动仪式上具有灵活性与娱乐性的特点,促其产生的社会原因则涉及社会转型期部分农村地区的社会失范问题、精神空虚与农村娱乐形式单一问题等几个方面。


新时期以来,各类邪教在我国各地的活动比较猖獗,这些邪教多以正统宗教分支和传承为名,曲解正统宗教教义、教规,用迷信邪说蛊惑民众、聚众敛财,有的还冲击基层政权,严重危害社会安定。通过对邪教个案进行深入的调查与分析,摸清其来龙去脉,才能认清其本质,并有效地应对和预防。本项研究就是笔者深入山东“全能神教”这一邪教组织开展调查的基础上进行的分析和总结。

一、邪教的概念和特征

自苏联解体,意识形态领域的两大阵营结束对抗以来,宗教出现了全球性复兴的局面,“各类邪教也在全球快速传播起来。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世界上各类邪教组织多达3300多种,遍及多数国家。”受其影响,中国国内也出现了各种邪

教的传播活动。从1978年的“人民圣殿教”到1999年的“法轮G”邪教事件,直至今天猖獗于各地的邪教现象,让我们深切感受到邪教的危害性,邪教离我们并不遥远,就产生在我们身边。那么邪教的特点是什么?其产生和存在的社会原因是什么?

真正要从学理上和法律上讲清邪教的本质,得出一个一致的概念,相对来说比较困难。各国政府、教会组织和学界尽管都针对邪教总结了自己的定义,但到目前为止,对于“邪教”的界定,不同国家、不同宗教、不同学科尚无一个公认的标准。例如,法国政府曾根据自己的定义,宣布法国有180 多个邪教,共有25 万信徒;而法国天主教会根据自己的定义,宣称法国的邪教有300 多个,共有50 万信徒。

西班牙研究教派问题的专家佩佩·罗德里格斯从心理、社会和法律角度分析,认为:“邪教是指所有那些采取可能破坏(搅乱) 或严重损伤其信徒的固有性格这样一种胁迫手段来招募信徒和传布教义的团体或集群,那些为了自己的存在而完全(或严重)破坏其信徒同原有的社会生存环境、乃至同其自身的感情联系及有效沟通的团体或集群,以及那些他们自己的运作机制破坏、践踏在一个法治国家里被视为不可侵犯的法定权利的团体或集群。”

与罗德里格斯的意见相似的是1985 年9 月在美国威斯康星州举行的教派专家大会作出的关于邪教的定义:“一切要求其成员绝对忠诚或效力于某一人或主张,其首领为实现自己的目的而不惜通过操纵、诱导和控制手段损害徒众的家庭和社会环境,以宗教、文化或其他性质的形式出现的集群或团体。”

当代中国一些学者将邪教界定为:“利用迷信邪说、旁门左道,传徒敛财,聚众结党,甚至图谋颠覆政权的民间秘密教派。”

法国是邪教对社会影响较大的国家,法国国民议会的邪教调查委员会曾对邪教概括出十个特征:1).对信徒实行精神控制;2).通过信徒大肆敛财;3).脱离正常社会生活;4).侵犯个人身体;5).吸收儿童入会;6).具有反社会性质,即宣扬社会是如此丑恶,只有加入教会才能净化灵魂;7).扰乱社会正常秩序;8).不断引起司法纠纷;9).非法转移资金;10).试图渗入公共权力机构,以求扩大影响。

虽然对邪教尚没有一个公认的标准定义,但是根据对邪教现象已有的总结,中西方很多不同视角的研究都根据邪教的属性下定义,包括: 从宗教教义角度看,有非正统性;从心理角度看,其本质就是心理变异和扭曲性;从人类社会的角度看,是反社会的,对全社会有危害性;从法律的角度看,其活动是违法的;从政治的角度看,其特性是反政府的,对现行政权具有威胁和攻击性。

上述中外有关邪教特征的总结有助于理解邪教的性质,分析邪教的特点和产生原因。而国内新时期以来出现的邪教比较复杂多样,又具有一定的隐蔽性。为了了解当前国内一些邪教的活动和特点,以便于认清邪教存在的原因及其本质,笔者于2013 年和2014 年对山东省农村多个村庄的宗教信仰情况进行了调查,集中在三个村落发放了问卷,深入访谈50 余人。三个村子共有基督教信徒221 人,其中女性199 人,占90%。67%的信徒不识字或很少识字。另外,笔者又专门对当地的邪教“全能神教”作了深入调查,调查主要在山东梁山县两个村庄L 县W 村和Y 村两个的邪教组织中进行。以下是对邪教组织活动特点和流行原因的总结,借此对如何界定我国的邪教以及未来控制和消解邪教的着手点作了初步探讨。

二、对邪教“全能神教”的调查

笔者对“全能神教”的调查主要在山东L 县两个村庄的邪教组织中进行。两村都隶属于同一个镇。W 村位于L 县西郊的东南角,距离县城15 公里。全村共540 户,1807 人,可耕地面积2230 亩。Y 村位于西北,距离镇中心2 公里。全村共301 户,996 人,可耕地面积1180 亩。2012 年,两个村落的人均年收入均达到9000多元。除了农忙和春节时,村中大部分青壮年常年外出务工,剩下的基本为老年人和妇女儿童。

W 村全能神信仰群体有二十几人,为了与同村其他宗教教会相区别,该村落的人称其他宗教教会为“老教会”,称“全能神教”为“新教会”。这二十几个信仰者并非都是W 村人,多数来自周围不同的村落,聚会地点不固定,而且在聚会的地方没有任何全能神信仰的表征。如果不是宣讲“全能神教”的教义,这种聚会看起来更像过去农闲时间三五个农村妇女聚在一起闲聊的场景。

与W 村的情况类似,在Y 村,全能神信仰者聚会时,每次都不会超过十人,且这十个人也不全是本村村民,大部分来自其他村落。聚会地点是二十多年前其他宗教信仰者的聚会地点张某家。在这个聚会地点也没有任何全能神信仰的表征,只有每次聚会人员到齐,并拿出全能神信仰的各种教义进行宣讲时,才能看出该教会聚会的性质。

虽然已有文献显示,“全能神教”兴起于1992 年,但是W 村和Y 村的全能神信众不能准确说明何时开始信仰全能神,只是说信仰全能神有五六年的时间。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是信仰基督教新教的人,近些年抓住乡村社会经济转型中的各种机会而致富。面对财富,他们不能理智地考究获得财富的原因,或者说虽然在新的市场经济中获益,但对市场竞争的规律仍心怀恐惧,在欣喜之余又平添了几分担忧,为了求得安心,就找个新的神灵祭拜,保佑其家继续发财。所以两个村落的全能神信众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家庭主要收入不靠农业,也不是靠外出打工,更多的是靠做生意或者搞个体经营,并且近些年收入可观,都是新富的富裕人,并且大部分是40 岁以上的中老年女性,只有个别男性和年轻的女性,基本上都识字。

像这种信仰群体组成的小组隐匿性地遍布在梁山县及周边很多村落,他们并非群龙无首,而是根据就近原则,一个头目领导多个小组,负责传达上一级头目下达的命令和指示,散发各种活页“见证”材料,发展每个小组的信仰者等各种工作。

三、邪教“全能神教”的特点

(一)全能神教信仰的特点:排他性、反社会性

著名宗教人类学家涂尔干认为:“信仰不仅表达了神圣事物的性质,也表达了赋予神圣事物的品性和力量,表达了神圣事物之间或神圣事物与凡俗事物之间的关系。信仰的基本内涵就是神人关系及其神圣性的建构,神圣的皈依成为信仰关系的核心。”

只是这个信仰在各种宗教中有上帝、真主、佛等不同的神。一般来说,正道的宗教对其他宗教的神灵并不排斥和攻击,而邪教则不同。全能神信仰者一方面围绕全能神建构神圣性,另一方面应用建构起来的神圣的全能神来否定其他宗教信仰,更为严重的是将世俗生活丑化并作为与之对立的事物,尤其是对无神论、对政府全盘否定和恶毒攻击。

他们排斥正道的基督教,并声称,全能神是耶稣的延续,是耶稣在这个时代的称谓。神分三步做工,每一步都有一个名字。第一步是律法时代,神的名字叫耶和华;第二步是恩典时代,神的名字叫耶稣;第三步就是国度时代,神的名字叫全能神。如笔者在W 村访谈的全能神信徒王某(女,46 岁)说:“全能神是独一真神,是天上地下和沧海中所有受造之物的神,他是耶稣道成肉身的第二次再临。只有信仰全能神,才能在世界末日时得到神的拯救。其他宗教都是邪教。”

他们活动时散发的一些活页“见证”传单中,除了排斥其他各种宗教信仰之外,还攻击共产党和政府各级组织,给当下乡村社会秩序造成明显危害。

他们聚会时的一个内容就是用讲述所谓个人经历的形式来攻击社会和政府。笔者也见到了不少他们散发的此类传单,传单中所讲的个人经历涉及农民、工人、教师、国家机关公务员、医生等多种人群。

(二)“全能神教”组织的特点:神秘性、层级性

笔者通过亲身参与、深入观察这两个邪教组织的活动,清楚地看到,“全能神教”除了具有邪教组织普遍具有的神秘性之外,其组织结构的主要特征是层级性。

全能神邪教组织共有六种:

呼喊派,借基督之名,公开攻击党和政府。这一组织的黑龙江骨干赵维山正是“全能神教”的创立者。

门徒会,该教创立者自称是“神所立的基督”“神的儿子”,可以行神迹奇事,一些骨干宣称可以治病,另一些则公开攻击党和政府,提出“先夺人心,后夺政权”的口号。

全范围教会,其教义提出,实现中国文化基督化、全国福音化、教会基督化的国度,与主一同掌权。煽动信徒与那些执政掌权的“恶魔”争战。

灵灵教,该组织宣扬世界末日即将来临,整个人类要毁灭,只有早入灵灵教才能躲过灾难,致使信徒放弃生产,坐等世界末日。组织者煽动信徒反对党和政府,攻击“三自爱国教会”,声称要用福音治理国家,要让灵灵教统一天下。

新约教会,该组织叫嚣要打倒无神论者,建立基督的国度。

主神教,该组织创建者自称“主神”,散布说世界末日即将来临,只有信奉“主神”才能得救,要团结在“主神”周围,最终建立神的王国。

在笔者所调研的两个村落中,信仰者也说不清楚他们属于上述哪一个“全能神教”组织。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全能神教”并非如信仰者所言,是基督教的发展,从他们的实践当中可以看出,其本质上是反基督教的邪教组织。

这六种全能神邪教组织,都具有神秘性,而且以“世界末日来临说”作为教义和主张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共有的特点是诋毁、攻击党、政府和国家,将党、政府和国家比作“大红龙”,污蔑共产主义是“撒旦哲学”。

“全能神教”组织是一种等级形式分明的宗教组织,尤其是管理组织更是层级分明。2013 年2 月11日,在W村举行的聚会上,作为小组负责人的王某介绍说,全能神的最高领袖是祭司Z某,祭司之下有监察组。监察组之下,又分为四个层次:牧区负责人——片区负责人——小组负责人——小组。“全能神教”的牧区是以行政单位县作为标准的,在一个牧区中只有一个负责人。然后将整个牧区根据地域相邻的原则划分为三个片区,并且每个片区指定一名负责人。每个片区负责人之下设两名小组负责人,小组负责人也是根据就近原则,负责一到三个小组,有个别的人因为地域原因,可能负责四个小组。每个小组负责人管理的各个小组,来往密切,不管在什么时间都可以“交通”。各个层次的负责人的主要任务是传达“全能神教”的精神,散发、传播与全能神有关的“见证”传单、视频。同一层次的负责人举行不定期聚会,时间和地点不固定。年终原则上有一次全员大会,也就是一个牧区的信仰者进行集会。实际上全年大会有时候并不召集,因为怕人太多而引起注意,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三)“全能神教”仪式的特点:灵活性、娱乐性

在聚会活动中,“全能神教”每次聚会的人数比基督教人数要少,采取小组的聚会方式,每次聚会不会超过十个人。在笔者调研的两个聚会小组中,笔者参加了他们的数次聚会,发现每次聚会的人数都没有超过十个人,并且没有固定的场所,而是各个小组在所有小组成员的家轮流聚会。在聚会的过程中,所采取的方式也是非常灵活的,没有固定的讲道员,而是小组成员轮流担任,且所讲内容大部分都是结合现代社会的问题,将重点聚焦在社会的消极面上,攻击政府,夸大社会问题,进而宣传消极思想。

全能神信仰者在聚会时,不仅仅宣扬其教义,有时候聚会活动更像是一种娱乐休闲方式。笔者观察了在W 村的一次聚会。该次聚会总共六个人,全都是女性。早上8~10 点是交流的环节,第一个小时讲解全能神的教义主张,主要以《道成肉身》这一教义为主,讲解员由识字的人轮流担任,接下来一小时是谈论听讲的心得体会以及在日常生活中的各种“见证”。10 点以后,信仰者共唱赞美诗。事实上,她们唱歌的同时也跳舞,所唱的歌曲是现代流行歌曲的曲调,只是把歌词换成了与全能神有关的内容,而所跳的舞蹈与现在农村非常盛行的广场舞十分相似。当天她们首先合唱了《神的实质是全能的也是实际的》一首歌,用的是《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中国》歌曲的曲调。

这首歌曲唱完之后,其中两个人出来教大家唱《全能神你真好》,唱歌的同时也跳舞。她们边唱边跳,笑逐颜开。大约唱跳了四五十分钟之后,停下来休息。其中一位张某(女,48 岁)坐在我旁边,不停地给我讲解她所理解的全能神信仰的主旨,不过她说得最多的是聚会唱歌跳舞这种休闲方式。

你刚才也看到我们唱赞美诗、跳全能神的舞蹈。你看看神让我们思想提高的同时,也让我们身体健康。不要小看这样跳跳舞,你在唱诗歌跳舞时,你会觉着全身放松,身上轻松了,心里也舒坦。原来信基督教那时候,信基督教只是在那里听听讲道的,一坐一老晌,没啥用,和看电视没啥两样。信全能神不只是能和这些姊妹在一起交流,还能锻炼身体,心情比以前好多了。要不我真是很闷得慌,两个孩子,大的和他爸爸都出去打工,小闺女出去上学了。地里种上庄稼、打上药也就不用咋着管了。剩下这些空我都不知道咋着过,找地方玩也没地方,正好借着聚会交通时,跟着唱唱歌、跳跳舞挺好的。

从这里可以看出,“全能神教”举行的某些活动被当作一种娱乐方式,这恐怕也是“全能神教”能够在农村的部分留守人员中传播的一个原因。

四、“全能神教”流行的原因

(一)现代化进程中社会失范而引发社会问题

在分析20 世纪末以后世界范围出现的宗教复兴和邪教猖獗的原因时,国外学者比较普遍地总结的一个原因是社会剧变、社会准则的突然变化导致的信仰危机和行为失范。在这种情况下,会出现比较普遍的失望、无聊、危机感、不安全感和孤独感。人们为什么会产生失望、无聊、恐惧和孤独?美国未来学家托夫勒认为,这是因为第三次浪潮到来之前,第二次浪潮的结束使得许多人的生活秩序发生瓦解,而丧失生活秩序就会导致精神崩溃和生活意义的丧失。托夫勒在《第三次浪潮》一书中进一步发展他的观点说:“今天社会基本准则的突然变化,个人作用、地位差异和权力体系的模糊不清、文化的中断,而首先是巨大思想体系和工业现实观的破产,已经粉碎了大多数人对世界形象的看法,结果多数人今天在观察他们周围世界时,只看到一片混乱,他们深感个人的无能为力和生活的空虚乏味。”

新时期以来,我国农村原来的集体经济转为个体经济和市场经济,农民的经济收入大幅度提高,生活普遍获得了改善,而同时,乡村社会原来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被打破,原来的集体经济中的社员变成了单个的个体劳动者,贫富差距拉大,传统的宗族组织和观念削弱乃至消失,集体组织的作用明显弱化,人际关系也随之发生了明显变化。这时,人们虽然生活普遍比原来好了,很多人富裕了,却普遍失去了原来在集体经济体制时的安全感,在很多行为和观念上出现失范。这就造成了一些人精神上的压力、对快速变化的不适应甚至对未来生活的恐惧。例如笔者访谈的全能神信徒李某(女,48 岁)说:

社会都在变,啥都变得很快,你说以前信的基督教还管用吗?不管用啦。现在的人都是看重钱,只要能挣钱,啥事都能做出来了。以前谁家要是离婚,那得是很大的事,现在这些小年轻们,结婚离婚不当回事,这社会乱啦。全能神就是来消灭这些人的恶性、腌臜事的。

另一位信徒赵某(男,62 岁)说:

以前种好地,就能吃饱饭,现在种好地也能吃饱饭,但没人看起你。收了粮食卖钱也不够花,只要能出去打工的都出去打工,打工的这些都是年轻人。像咱这样六十多岁的人家都不要,这样人人还都觉着你没本事,人家嘴上不说,心里就看不起你了。我压力很大,心里不是味。反正一有空我就来聚聚会,听他们这些姊妹讲讲听到的新闻、新事,有的比咱还难过,心里也就宽敞很多。不管中用不中用,心里好受点。俺小孩出去打工我也担心,担心他不学好,很愁人,没法,日子还得过。我实在觉着压力喘不过气来,我就来聚聚会,透透气。信这个神比啥都好,这位神是全能的,啥都管。

正如法国社会学家E·涂尔干所主张的:“在现代社会中,传统的规范和标准遭到破坏,而新的传统和标准却没有建构起来。在社会生活的特定领域中,如果没有明确的行为准则指导人们的行为,失范就会出现。失范是病态的,是外在的和约束性的道德控制的离散。”

很明显,传统与现代的脱节使得原有的社会运行机制变化过快, 很多农民不仅日常的生产生活受到冲击,心理也受到震撼。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意识到了需要跟随时代的步伐作出相应的改变或努力去适应,于是他们也更容易接受各种新事物,也有人接受了一些歪理邪说。“全能神教”作为基督教的变体,以新的名义出现,迎合了转型期乡村社会部分民众的心理需求,致使他们不再信仰基督教,改信“全能神教”。正如美国社会学家P·K·默顿指出的,社会结构的失范导致个体行为失范。他认为,社会失范是文化目标与制度化手段的不平衡。也就是说,当人们能够用社会所肯定的手段以达到社会所认可的目标时,两者是平衡的;反之,社会规范的教育不够明确甚至缺乏,人们不知道社会所肯定的目标是什么,或者有些人群对这种目标不感兴趣,或者人们不重视达到这种目的所应该遵循的手段,这时社会规范的目标和社会认可的手段发生不平衡,人们就容易发生越轨行为,其形式主要有创新、形式主义、退却主义和反抗等。可以说,接受邪教“全能神教”是社会转型期部分人的一种越轨行为。

(二)精神空虚与娱乐形式单一化

笔者调查的两村参与邪教组织者以中老年妇女为主。其他学者的研究也有类似的结论,即农村中老年妇女信教者较多且更虔诚。而这个群体的受教育水平较低,所以被邪教所迷惑者也就比例较高。

笔者认为,农村中老年女性与年轻人相比,过去的生活经历较多,对于新时期以来的社会变化,对于新的事物更不容易适应,更愿意寻求宗教作为情感宣泄和倾诉的对象。她们大多对于宗教的教义并不愿深究,而是把宗教活动作为情感宣泄的活动。

20 世纪80 年代,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电视在农村的普及改变了70 年代盛行的众人聚集观看电影和众人聚集在一起闲聊的休闲娱乐方式,人们甚至于改变了在闲暇时候串门闲聊的习惯。虽然开始时电视给人一种新鲜感,并且通过看电视开阔了眼界,知道了更广阔的世界,但是长时间只有这一种娱乐方式,原来的新鲜感就逐渐变淡了。并且看电视这种娱乐休闲方式只有视觉上的享受,既不能如亲友邻居间聊天那样能有效地纾解内心那些压力,也不可能解答生活中的各种疑难,特别是对于人们经常面对的一些内心的恐慌和疑难,目前的电视节目是无能为力的。

全能神信仰者在聚会时,随机挑选其中一人宣读反党、反政府的教义之后,结合自身生活谈心得体会,谈完心得体会后开始唱歌跳舞。歌曲的曲调是流行歌曲曲调,只是将歌词变成了有关全能神的内容。比如《神的实质是全能的也是实际的》一首歌,用的是《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中国》歌曲的曲调,其歌词如下:

1. 神实实际际地在做工作,他发表他的性情、所事,

人做不了的工作他能做,这就有全能那一面,

他亲自在做就是他实际的那一面。

对神的全能和实际必须得从两方面同时认识,这两方面是结合着的。

2. 神说话有他全能那一面,

他带着权柄说成就成,就不用说最终的效果,

说这话的同时全能就显现出来了。

神的实质是全能的也是实际的,这两方面是相辅相成的。

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在发表他的性情,流露他的所事。

3. 这个所事里就包括全能、公义、威严。

像在律法时代,神告诉约拿去尼尼微,

证明神有实际那一面,但约拿不听,最后被吞进鱼肚里,

在鱼肚里三天还没死,这是神的全能神的全能。

4. 神做工作始终都在流露他自己的实质,

发表他自己的所事,他这个实质就是这两方面,

一是全能的一面,二是实际的一面,

你从哪部做工中看神所做的每件事都有这两方面,

这是认识神的一个方法,这是认识神的一个方法。

所以这种集聊天、唱歌和跳舞于一体的聚会方式对于新富裕户的成员来说更加容易接受。财富的获得刺激他们接受新事物的能力,信仰全能神就是其中之一,只是他们理性分析问题和辨别新事物的能力较弱。

与已有邪教特征对比,“全能神教”在组织、信仰和仪式三要素方面的特点符合界定邪教的条件:反社会,宣扬世界末日将来临;反政府;对信徒实行精神控制;歪曲正规宗教教义;搞秘密活动;信徒间实行等级制。究其原因,社会转型期,市场经济将人们拉向纵深的经济发展浪潮中,经济的快速发展带动了社会组织结构的变化,打破了原有的传统观念、人际关系和组织形式,社会的各个组成部分都在不断变化,尝试着、摸索着重新组合,且不定时不定点地出现组合错误、组合不协调,这也是当今邪教以不同类型、不同种类出现的主要原因。透过主要原因的分析,我们可以预测在我国社会经济的转型发展到一定程度且相对稳定时,现时的邪教组织有一部分会自行消失。对于那些没有自行消失的邪教,通过对其产生原因和特点的掌握,也可找到控制和消解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