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族之窗

裕固族

来源:兰州大学西北少数民族研究中心 | 日期:2018/1/4 17:16:12 | 阅读量:

作者:王海飞,贺卫光,郎文瑞


一、裕固族概述



裕固族是中国甘肃省独有的三个少数民族之一,也是中国22个人口较少民族之一。这支古老游牧民族,穿过历史的漫漫长河,世代繁衍生息在北方草原、祁连山下。裕固族人自称“Yughur”或“Yugur”,是回鹘(Uigur)的音变,在汉语中被翻译为“尧乎尔”或“撒里畏兀儿”。
1953年经裕固族人民协商讨论,以本民族自称“尧乎尔”发音近似的“裕固”作为全民族的名称,兼取汉语“富裕巩固”的美好寓意。
1954年,裕固族实现民族区域自治,自治地方为甘肃肃南裕固族自治县。
根据中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裕固族共有人口14378人。主要居住在甘肃省肃南县裕固族自治县境内,部分人生活在与自治县比邻的酒泉市黄泥堡乡。还有一些人散居于其他城市。
裕固族自治县由三块不连片的地域组成:东部为皇城镇,中部有马蹄、康乐、大河、红湾寺、祁丰等乡镇,眀花乡是北部的一块飞地。三块地域中中部最大。整个县域同甘青十四个县、市接壤。


二、雪山荒漠间的丹霞与七彩丘陵——裕固族居住地的自然环境


裕固族生活在祁连山北麓、河西走廊之间,总面积23430平方公里。自然环境类型呈阶梯状分布,垂直海拔落差最高达4200米。在广袤与包容的大地上,孕育出裕固族丰富多彩,充满张力的多样性文化。
肃南裕固族自治县与邻县之间有一片奇特的戈壁丹霞地貌景观。海拔2180米、东西长约45公里、南北宽约10公里,是我国唯一的丹霞地貌与彩色丘陵景观复合区,美丽而奇幻。


三、古老的历史——我们来自西至哈至


 

回纥

裕固族的祖先可上溯到唐代的回纥人,而回纥的族源可追溯到秦汉时期的丁零和魏晋南北朝时期丁零之裔——敕勒或铁勒。7世纪30、40年代,回纥在色楞格河建立了最初的回纥政权。788年,回纥可汗顿莫贺上书唐朝改回纥为回鹘。
甘州回鹘与沙洲回鹘
840年,回鹘汗国灭亡,回鹘各部四处散落。进入河西走廊的一部分回鹘约890年建立甘州回鹘汗国。汗国在河西地区延续了近200年,历八位可汗统治。甘州回鹘汗国灭亡以后,河西地区的回鹘数万人投奔今青海西宁之吐蕃首领唃厮啰,后来融合于当地吐蕃;另一支入居北宋境内,逐渐融合于当地各民族;一部分回鹘人退处沙洲以南地区,在甘、青、新交界继续游牧生活,自称为沙洲回鹘。


萨里畏吾

公元1226年成吉思汗征服今甘肃、青海各地,“萨里畏吾”作为裕固族先民的称呼出现在有关史籍中,其主要为甘青回鹘后裔构成。


关西七卫

公元1370年,明王朝为巩固边陲,加强对西北边疆少数民族管理,封镇守萨里畏吾人游牧地区的元宗室宁王卜烟帖木儿为“安定王”,陆续在萨里畏吾人与蒙古族杂居的嘉峪关以西地区设立军事卫所——安定卫、阿端卫、曲先卫、罕东卫、赤斤蒙古卫、哈密卫和罕东左卫,史称“关西七卫”。


悲壮的东迁之路


15世纪初,因自然环境、宗教等多方面原因,关西七卫陆续由新疆内迁至嘉峪关以东祁连山腹地,史称裕固族东迁。东迁是裕固族形成的重要基础,东迁后,共同的地域、共同的经济生活、共同的宗教信仰、共同的民族认同、尤其是东迁共同面对各种危难,生死相依的苦难历程,使萨里畏吾人和蒙古人在血缘上相互融合,文化上相互移入,形成了一个新的共同的历史记忆——“我们来自西至哈至”。今日,在裕固族地区还流传有多个版本的歌谣《西至哈至》。


四、大头目家与各部落——裕固族传统的社会组织



裕固族的最高统治者被称为可汗。唐王朝册封裕固族首领为“王”、“天可汗”,明廷封裕固族最高统治者为大头目。清政府将裕固族划分为“七族”,将大头目封为“七族黄番总管”。
在尧乎尔人语言中“部落”叫“鄂托克”,当地的汉语把“部落”叫做“家”。自清朝所谓的“七族”是指七个部落,后来又发展成为十个部落:大头目部落、东八个马家、杨哥家、四个马家、罗尔家、五个马家、西八个马家、亚拉格家、贺朗哥家、曼台部落。
除以上10个部落外,酒泉市黄泥堡还驻有部分裕固族人,主要经营农业生产。

 

五、裕固族的文字与语言


裕固族的文字

裕固族早期使用过回鹘文,现已失传。回鹘文写本《金光明最胜王经》是裕固族珍贵文献。

裕固族的语言

裕固族的语言有东西部之分。东部裕固语属阿尔泰语系蒙古语族,与同语族的蒙古语、东乡语、保安语、土族语关系密切,接近13-14世纪的蒙古语,保留较多古蒙古语词汇和语言的特色。西部裕固语与维吾尔语、哈萨克语、柯尔克孜语有着密切的关系,属于阿尔泰语系突厥语族。


六、生计方式与变迁


裕固族有经营畜牧业生产的悠久历史传统,直到今天,畜牧业在裕固族地区社会经济中依然占重要地位。
裕固族牧业生产中有马、骆驼、牛、羊等。马既是重要畜种,也是交通运输工具。裕固族有自己独特的马种,游牧生活中养马、用马、爱马,还要为马举行类似孩子成年礼一样的剪马鬃仪式,有“马驹剪鬃才算马,娃娃剃头才成人”的民间谚语。
在河西走廊西北部广阔的戈壁草场上,因独特的地理气候环境,骆驼成为这里的裕固人生产生活中最重要的伙伴。上世纪90年代以前,一代代牧民是在驼背上长大的。骆驼、高车,也成了戈壁草场的标志性景观。
今天生活在河西走廊上的裕固族,已不仅局限于单一的牧业生产。随着生态移民和搬迁定居的实施,很多裕固族人放下手中的牧鞭,转入其它生计方式。

 

七、裕固族的居住方式变迁 


   
裕固族帐篷

在漫长的游牧生涯中,裕固族人逐水草而居,主要的居住方式是帐篷。草原上、星空下的帐篷里温暖的炉火,是一代代裕固人对家的记忆。传统裕固族帐篷用牛羊毛织成褐子再缝制而成。帐篷内有木架支撑,根据家庭经济状况有四根木架、六根木架和九根木架等。扎帐篷要选择背风向阳的台地,坐北向南而立。


集中定居后的住房

20世纪90年代起后裕固族地区陆续进行生态移民搬迁和定居工程。短短十几年间,大部分牧民由游走的生活状态转变为定居或半定居状态。


县城中的建筑

今天,在肃南裕固族自治县的县城中,可以集中地看到裕固族人建筑的变迁。

 

八、宗教信仰



萨满遗存与自然崇拜

和所有的北方游牧民族一样,裕固族先民信仰原始宗教萨满教,现在裕固族各部落仍然每年定期举行敬奉“汗点格尔”仪式。

佛教和藏传佛教

早在唐、五代时,裕固族先民就已经信仰佛教。大约从13世纪中期开始信仰藏传佛教。

 

九、饮食文化



裕固族长期从事畜牧业生产,饮食习俗比较简单,主要以肉食、面食为主,辅以各种奶制品。

酥油炒面茶

裕固族人最具特色的饮食当属酥油炒面茶。每天清晨,用雪水烧沸冲熟的酥油炒面茶拉开裕固人一天生活的序幕,饮茶习俗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内容。长期游牧生活中,一天喝三次茶,吃一顿饭,成为裕固人世代相传的习惯。

手抓肉

裕固族人喜食手抓羊肉,也叫做“开锅肉”。宰杀羊后,将羊肉用刀按骨骼结构卸开,放入锅内加水,放入适量佐料。肉刚熟即可出锅,吃时鲜嫩可口。因为肉是大块的,吃肉时还要在桌上放几把腰刀,供客人使用。

献羊背子

裕固人招待客人要为宾客献羊背子,即将羊分为12份 (将羊身上不同部位连骨带肉分开),按客人身份、辈分相应敬献,并说一段赞美和答谢词,羊头和第一份献给活佛、家中长者、舅舅或远方的尊贵客人;二背子是羊胸叉带腿肉;三背子是胸部肋骨;四背子、五背子是羊前腿;六背子、七背子为肩胛;八背子、九背子为羊后腿盆骨;十背子、十一背子是羊后腿中间骨;十二背子是羊后腿骨。

 

十、服饰文化



裕固族女性服饰

裕固族在历史中形成了独有的北方马背民族女性服饰体系。头面和红缨帽是裕固族女性服饰最具特点的符号。

头面

裕固族女性头面在裕固语中被称为“凯拜什”,是一种从身后到胸前,延伸至膝下的佩饰,主体由三部分构成,每部分垂吊穗。在身体前面的两条头面用红、黑布料或皮革作底,图案、色彩完全一致并对称。其上镶有五色丝线、珊瑚、珍珠、玛瑙、孔雀石、海贝、银牌等装饰。身体背后是单独一条,也用红、黑布作底料,镶五色丝线,上缀24块大小不一的白海螺磨制的圆块,下连红、绿线穗。

红缨帽

今天,裕固族妇女的红缨帽,已经成为裕固族文化典型符号。居住在不同区域的裕固族,红缨帽会有一些区别。

裕固族未婚女性服饰

裕固族未婚姑娘前额戴“沙日达什戈”,是一条宽约三寸长约一尺,下边缘用红色或白色珊瑚小珠穿连珠穗的红色布带,身着高领偏襟袍子,束腰带。

裕固族男性服饰

裕固族男子服饰比较简单。头戴金边白毡帽,帽沿后边卷起,后高前低,呈扇面形。帽顶正中用蓝缎金线织成圆形或八角形图案。身穿大领偏襟长袍,质地多用布、绸缎或褐子等缝制,一般都扎红腰带,衣襟上用彩色布或织锦缎镶边。年轻人长袍下摆左右开衩镶边,老人长袍则多不开衩。下身穿单裤。鞋子是用牛皮缝制的皮靴,被称作“亢沉”,皮靴内穿羊毛袜。

 

十一、裕固族的人生礼仪



剃头礼

裕固族孩子大约三岁时要举行剪头仪式,也被称作剃头礼。仪式前要经过细致准备,由父母请来长者、僧人和亲朋好友共同为孩子完成。仪式中,母亲抱着孩子,两位主持者大声唱和代代传承的剃头颂词,为孩子祈愿平安。同时亲友们开始给孩子剪头,孩子的舅舅动第一剪刀,然后按宾客地位、辈分、年龄依次动剪,直到剪完。剪完仪式中舅舅要给孩子赠送马、牛、羊等礼物,是草原上的孩子成长过程中获得的第一笔馈赠与储蓄。

裕固族婚礼

裕固族的传统婚礼可以集中反映本民族传统民俗文化。传统婚礼一般要举行三天,今天程序变得简单一些,可以根据家庭条件而定。主要有订婚、戴头面、送亲、打尖、迎亲、踏帐、新郎射箭、交新娘、冠戴新郎等程序。
订婚:男方向女方求婚之初,媒人所带的主要礼品有哈达(“拜立克”)和酒,若女方收下“拜立克”,说明同意婚事。
戴头面:裕固族女性出嫁之日要戴头面。出嫁前一天女方家邀请亲友聚集在自家毡房中,宴饮欢歌,一直延续到第二天黎明。当启明星升起时,家中年长女性和伴娘共同将头面为新娘一件件穿戴上,象征新娘由女孩到女性的蜕变。
打尖:游牧生活中居住分散,牧户间距离较远。娶亲队伍返程时,新郎家要安排人带着哈达、酒和食品提前在半路迎候。娶亲队伍到达后,请女方家贵客下马,敬献哈达与酒,双方共同吃喝休息。裕固族传统习俗认为新娘前往男方家的路途中脚不能踏上土地,所以在打尖过程中,新娘要一直用面纱遮住面孔,端坐于马或骆驼上。
踏帐:娶亲队伍到达新郎家后,新娘进入门前专为新娘设置的小毡房。女方主婚人指挥家中亲友骑马或骆驼,轮番冲击小毡房,同时男方家几名妇女在小毡房内用树枝、木棒不停地敲打,并大声叫喊,使女方家的马或骆驼不敢靠近。新郎的兄弟要伺机冲上前拉住新娘舅舅的马缰,并恳请下马,新郎舅舅则用鞭子佯装抽打新郎的兄弟。仪式完毕后,新郎家人再赶忙向新娘家的亲友敬酒赔罪。
冠带新郎:这是裕固族婚礼上的核心仪式,由婚礼总主持手捧盛放尧达(一节缠绕哈达的羊腿骨)的盘子,高声朗诵颂词《尧达曲格尔》,旁边还有一人附和。此时新郎穿上女方家为其准备的服装,和新娘站在一起,恭敬地倾听。朗诵完《尧达曲格尔》,婚礼主持把尧达插在新郎腰间,新娘新郎就可以入洞房了。

裕固族的葬礼

裕固族丧葬形式因地理环境、各部落习俗不同而异,亚拉格和贺郎格家等部落,实行火葬仪式,康乐区一带的裕固族实行天葬,还有部分地方受汉族影响也采用土葬。

 

十二、民间文学、艺术与传统技艺



民间文学

裕固族有句俗话:当我忘记故乡的时候,故乡的语言我不会忘;当我忘记故乡语言的时候,故乡的歌曲我不会忘。裕固族有深厚的民族文学沉淀,传统民歌很丰富,可以分为“叙事歌”、“情歌”、“劳动歌”等,流传较广的叙事歌有《西至哈至》、《萨喇玛柯》、《黄黛琛》;劳动歌有《奶幼畜歌》、《擀毡歌》、《十二相》等。另外裕固族还有民间故事《神箭手射雁》、《白天鹅与天鹅琴》、《牧人、兔子和狐狸》等,民歌与民间故事共同构成裕固族人丰富的民间文学。

音乐和舞蹈

裕固族传统上有一种独特歌舞形式“也赫哲歌”,由裕固族萨满在祭祀活动中唱跳,带有浓厚原始宗教文化色彩,今天已不见。民间还有一些其它舞蹈遗存。
现代音乐与舞蹈有近年来创作的《裕固族姑娘人人爱》、《戴头面》、《摇酥油》、《奔驼》等作品,代表了现代裕固族舞蹈的发展。

民间体育

在长期的游牧生活中,面对大自然的经验使裕固族在不断创造和发展生活技能的同时,也在创造和发展着自己独有的民间竞技体育项目。
拔棍:拔棍源于游牧生活中的竞技游戏和战争中的角力。是裕固族流传较广的一项活动。
顶杠子:顶杠子是裕固族民间传统娱乐竞技项目,裕固语叫“木尔格”。既有游牧、劳动和军事战斗特色,又具民族独特的文化特征。

裕固族的民间传统技艺

捻毛线与织褐子:用牛羊毛捻毛线、搓毛绳、织褐子是裕固族重要的传统手工艺。在物资匮乏的时代,褐子在裕固人生活中必不可少,日常穿戴、帐篷等,都由褐子制作完成。
皮雕:皮雕手工艺广泛见于裕固族工艺画、马鞍、皮靴、刀鞘、皮袋等皮制生活生产用具,既是裕固人的审美创造,又是畜牧生产生活习俗的重要反映。